秦皇汉武寻仙传说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秦汉两代是帝王求仙的高峰时期。秦始皇崇拜神仙,甚至到了痴迷的地步,在他四次巡游山东沿海的过程中,每至八神祭祠均要顶礼膜拜。据《史记• 秦始皇本纪》记载,秦王政28 年前,有齐人徐市等上书,言海上有三神山,名曰蓬莱、方丈、派洲.仙人居之,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。徐市即徐福,公元前210 年,被秦始皇派遣率童男童女三千入海求仙。为使徐福一行在求仙的航途中免“为大蛟鱼所苦”,甚至不惜以一代帝王之尊,亲自乘船下海,“自以弩候大鱼射之”。后世传说徐福因寻仙未果无法向秦始皇交待,最后去了日本。《史记•淮南王衡山王列传》说秦始皇对他“资之五谷种种百工而行。徐福得平原广泽,止王,不来."

       到了汉武帝时,求仙船和求仙人数之多,出海时间之长,都超过了秦始皇时期,而且还试图对求仙船的下落、求仙结果进行考察。汉武帝甚至想亲自乘船从登州渡海求仙,第一次为群臣谏止,第二次是苦谏也不听,无奈天不作美,风涛十余日,才不得不作罢。应该说,汉武帝的求仙之切,比起秦始皇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   据《 史记》 、《 汉书》 记载.汉武帝海上巡幸活动约有八次,历时23 年,证及其他资料,几乎每次都到达了登州.这是因为那时的方士们认为:蓬莱仙山大体应在今蓬莱以北的海上(因海市之故)。汉元鼎五年(前112 年)三月,汉武帝首次临幸海上,“益发船,令言海中神山者数千人求蓬莱神人”(《史记• 孝武本记》)。元封元年(前110 年), “方士更言通莱诸神山若将可得… … 乃复至海上望,冀通蓬莱焉”(<<史记• 孝武本记>>)。太初元年(前104 年)十二月又“临渤海,将以望祠通莱之属’, (《汉书• 郊祀志》)。太初三年(前102 年)“东还海上,考入海及方士求神者”, 莫验,然益遣(求仙船和求仙人), (《 史记• 孝武本记》 )。

       当然,汉武帝的求仙活动终归要以失败告终。于是.太初元年(前104 年),他在第五次巡幸海上到达登州时,命人筑城一座,称之为“蓬莱”,以聊充渴肠.从此,人世间有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地名一一蓬莱。史书、志书对此有多处记载。明人注唐代杜佑《通典》 :“汉武帝于此望海中蓬莱山,因筑城以为名。”不过,汉武帝临死前两年终于幡然醒悟:“天下岂有仙人,尽妖妄耳!”于是“悉罢方士求仙事”,为秦汉求仙热潮画上了句号。

       可见,正是因为汉武帝的寻仙活动,才有了“蓬莱”地名的由来。

 

      “蓬莱”作为地名(而不是神山名),最早有文字可考的见于唐代杜佑的《 通典》 :“汉武帝于此望海中蓬莱山.因筑城以为名。”,汉武帝确曾于太初元年吸前104 年)东巡至遭莱,说他望神山不遇,筑一座小城命名为“蓬莱”,聊以自慰,这说法似乎可信:一是至今未见汉代以前的典籍中有“蓬莱”作为地名出现的;二是据清代《蓬莱县志》 载,蓬莱旧城鼓楼(址在今画河桥西50 米处)的前身为古城东门,为汉武帝登临望海处。

       秦汉求仙是那一时期社会的重大事件,且不论它对社会进步起了怎样的作用,从产生的实际效应看,仪式促进了山东沿海(尤其古登州港)港行事业的发展;二是“蓬莱”作为仙境、仙乡的代名词被固定了下来;三是有了一个以仙境蓬莱命名的小城——蓬莱城

       综上所述,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:“蓬莱”作为神山名,是战国时代的方士们首先叫响的;而作为实实在在的地名,则应当始于汉代。我们应当感谢汉武帝,是他把神山的名字送给了这方土地,为后人留下了无边福泽。


首页  1  2  3  4  下一页